最后的“方舱之夜”
来源:最后的“方舱之夜”发稿时间:2020-03-28 13:17:09


19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宣布“封城”,要求居民待在家中,防止疫情蔓延。20日,特朗普宣布纽约州为新冠肺炎疫情“重大灾区”,这是美国总统首次因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宣布“重大灾区”。

就在前一天,意大利总理孔特于3月12日宣布“封国”——在意大利全国范围内限制公众集会,民众需待在家里,学校将继续关闭直至4月3日。

与此同时,西班牙、德国以及法国的确诊病例数也均已破万。其中,西班牙是欧洲疫情严重程度仅次于意大利的国家,该国确诊病例增速极为迅速,西班牙的确诊病例数曾在3月8日至3月15日这一周内惊人地增长了9倍。

仅仅2天时间,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就增长了10万例。

疫苗的研发应该说非常困难。SARS病毒暴发到现在,早期人们投入大量的热情和精力研发SARS疫苗,现在17年过去了,几乎没有什么进步。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疫苗研究需要大概5亿到10亿美元支持,以及十年左右的时间。现在很多人说我们研发的疫苗快进入到人体阶段了,但是其实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人类传染病需要很多的疫苗。每年死于艾滋病、结核和乙肝的病人在60万到70万之间,这些疾病更需要疫苗。但是目前艾滋病没有疫苗,结核的卡介苗也并不完全有效,乙肝疫苗接种程序也比较复杂,流感疫苗需要每年都接种。这样一来对于政府或者企业来说,他们更愿意把人力和物力投入到这些疫苗中,对于突发传染病的投入热情就不够高。

我们做过乙肝病毒DNA疫苗的临床试验,发现单纯注射很难进入到肌肉细胞里,因此要用基因枪,这样转染效率就会比较高。即便如此,DNA疫苗表达出的抗原量并不充足,所以虽然DNA疫苗从生产、制备和早期研发角度来讲是最容易研发的疫苗,但是如何让其产生足够的抗原还有待解决。那么有人问直接注射mRNA行不行呢?近年来一些科研人员也开发出了mRNA疫苗,它在体内的表达可能比DNA疫苗更加简单,因此表达的抗原量会比较成熟。但是RNA疫苗的技术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还有许多的问题需要解决。

牛俊奇的演讲全文由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博士生郭丽洁、李敏整理。澎湃新闻经授权后二次整理、发布。

为什么?新发传染病的出现与什么因素有关系?其实和人类活动、动物活动以及自然环境是有明显关系的。比如人类活动对人畜共患病的影响,包括树木种植、放牧、耕地的变化以及城市化进程。在动物中,哺乳类动物的多样性对传染病的暴发是影响最大的,另外家畜家禽的数量也是新发传染病发生的重要影响因素。除此之外是环境,影响最大的是森林,特别是常绿阔叶林对动物的活动以及动物多样性的影响。人们把这些因素进行了量化分析,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人类的经济活动、环境和生态因素为新发传染病最可能起源的地区提供了依据。这些因素解释了为什么说中国、印巴次大陆是人畜共患病高发地区,是因为在低维度地区,阔叶常绿植物、动物的多态性、哺乳类野生动物的多态性都是最丰富的。但是这张图显示发现和报告的新发传染病恰恰在欧美国家,在相对危险度不太高的地区发现的比较多。所以我们要注意到,欧美国家对新发传染病的预防预测以及采取的早发现措施做的比我们要好。这里也显示全球在新发疾病防治的投入以及资源配备明显不足,高发区投入的少,低发区的投入相对比较充足。

从伊朗再往西,意大利则是首个新冠疫情大规模暴发的欧洲国家。

除去出台“封城”等限制措施,美国政府也已着力应对疫情可能带来的经济衰退。25日,美国国会参议院投票通过了2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止美国经济陷入严重衰退。这也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